张凯-枣庄学院
  • 考生/家长

    考生/家长

  • 学生/校友

    学生/校友

  • 教师/职工

    教师/职工

  • 社会/访客

    社会/访客

张凯

发布时间:2017-06-05  来源:   查看:

世间最美妙的音乐是上课铃

“孔子在《论语-为政篇》是如何论述君子与小人的不同品行的?请这位同学回答一下。”

“君子周而不比,小人比而不周。”

“怎样解释呢?”

“君子是以道义来团结人,小人是为暂时利益勾结。”

“很好。“比”字在此处怎么读?”

“bi,四声”。

“古代读四声的字,现代读三声,这就是古今声调演变的一个例子,也是我们今天要学习的内容…”|

近来,文学院讲师张凯老师的《古代汉语》课,总会从《论语》谈开来,有时考证字词的音义,有时赏析文句,有时探讨历史背景,有时阐发道理,涉及了古代语言文学研究的不同方面,全方位锻炼了学生的治学能力。

听完这样一堂课后,校教学督导组的杨玉军老师说,“古代汉语是汉语言文学专业里难度很大的一门课,这节课涉及的音韵学内容又恰是古代汉语里面最难的,张凯老师人虽然年轻,但课上得很好,很成熟。教学基本功过硬,知识储备丰富,课堂驾驭能力强,看得出平时是下了功夫的。”

张凯老师2007来校工作,“我上的是师范大学、师范专业,当老师一直是我的理想。先贤孟子曾说,得天下英才而育之是人生至乐,这也是我的人生信条。一站在讲台上,我就觉得快乐。”这种敬业乐教的态度和饱满的工作热情,正是他给人带来的最鲜明的印象。

他先后承担了《古代汉语》、《语言学概论》、《音韵学》等十余门课程,和汉语言文学、汉语言等专业的实习及毕业论文指导工作。为了能游刃有余地完成“授业、解惑”的任务,他坚持把功夫做细、做深。备课时,注重质与量双重标准,在吃透教材内容的同时,注意向学术前沿迁移;在讲授理论知识的同时,注意联系实际生活。力求理论讲授与案例分析相结合,多媒体与传统板书相结合,主导讲授与引导发现相结合,知识性与趣味性相结合。

张老师带的2015级汉语言文学本一、本二班是师范专业,他十分注重锻炼学生的备课、授课等师范能力,着力提供能力锻炼的平台。去年开始,他大胆进行教学改革,以古文讲授训练为手段,切实提高学生们讲解古文的水平与能力。“我在尝试带着学生一起回归传统文化原典。那些原典看上去似乎离我们很遥远,而事实上它们早已融入我们的血液中,成为我们自身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了。从某些方面来说,我们的民族精神,就是由这些文化原典铸造的。”作为复旦大学古籍所博士,他精心为学生选择了学界公认的经典著作,比如杨伯峻先生的《论语译注》、《孟子译注》,授课时,从原著出发,结合古今语言流变来阐释这些文化原典的精深内涵和时代价值。“现在我们在学《论语》,我要求学生课下查阅资料、背诵原文,课上我用几分钟检查,学生表现记入平时成绩。”这种加任务、严要求的做法实行以后,他原以为学生可能会不情愿,但学生的反应却出乎意料。傅尧尧同学说,“原来自习时间,我们不知道该学什么,都拿着手机刷屏,其实自己也觉得无聊,没意思。现在忙着学习、背诵经典篇目,感觉有了实实在在的收获。”得到学生的认可,张老师很欣慰,“这个班是第二学期才开始这样做,今年新生我想从一入学就开始,时间更充足,学得也能更深入。”

“现在我自己也在和学生一起学、一起背《论语》。孔子是万世师表,是伟大的教育家,我们当老师的更应该学习这位光辉典范。除了知识长进,我感觉对个人修身、培养为师品德也很有帮助。我的性格有点急躁,也常犯主观臆测的毛病,我就把“勿意、勿必、勿固、勿我”当签名,随时提醒自己。”

“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在不断的反思、历练中,他由一个初出茅庐的年轻教师成长为熟识教育方法、教学得心应手的教师,得到了领导、同事的肯定以及学生们的好评。他3次获得枣庄学院教学质量奖,获得校首届说课比赛一等奖、“争先创优”教学比赛一等奖。2013年,在全国高校微课教学比赛中,他代表学校与山大、中国海大等重点高校教师同台竞技,以精彩的表现力拔头筹,获得山东省一等奖。去年,在山东省高校第二届青年教师教学比赛,他又获得二等奖。

张凯老师的研究方向为汉语音韵学与方言学,他参加完成校级教改项目“《古代汉语》课程体系改革与教学模式创新”1项,参与省级精品课程《古代汉语》及《语言学概论》的建设。截至目前,他已经完成(或正在主持)多项各级科研课题,其中包括1项教育部人文社科研究青年基金项目“《玉篇直音》音系比较研究”,1项山东省高校人文社科项目课题“苏鲁冀豫皖五省中原官话方言比较研究”以及3项校级科研课题。现已出版《枣庄方言志》、《枣庄方言研究》、《枣庄方言与地域文化》三部学术著作,发表论文20余篇,其中被CSS\CI全文收录的有3篇。

作为一名青年教师,张凯老师始终以习近平主席倡导的“四有好老师”的标准要求自己。课上,他非常注重45分钟的讲台形象,大至对教学纪律的遵守,小到个人的言谈举止,心有准绳,处处自律。课下,他常用班会、走访宿舍等方式与学生谈心,引导学生结合个人实际情况制定长期与近期两个发展目标,同时根据实际情况及时调整。

他担任过2006级两个班97人的班主任,毕业时,学生考取研究生的有33人,考取事业单位编制的有24人,首次就业率高达85%以上,不少学生现在事业发展势头相当不错。谈起张老师,这些早已毕业的学生都有很多话。现在潍坊寿光纪台一中任校团委书记和级部主任的孟德海说:“张老师是个非常热心的人。我快毕业的时候,得了急性阑尾炎,晚上十点多了,张老师开着自己的车带我去市里,跑了两家医院做检查,又陪我打吊瓶,打完针都凌晨一点多了。对此,我非常感激他。”现为上海某区委公务员的杨茹说:“张老师当班主任时,跟我们年龄差不多,他博学多识,讲课很有特色,学生都很爱听。听说他又来复旦读博了,老师在学业上不断追求,始终是我们的榜样。现在天津宁河区委工作的刘新洁说,“张老师带了我三年,不管生活还是学习、工作都给我很大帮助。特别是就业过程中,他帮我参谋公考职位、面试,特别感谢他,现在我们也常联系。”

2007级的学生吕妍,对音韵学极感兴趣,课上的内容难以满足她的学习需求。张老师就为她量身定做了一套方案,帮她树立目标:近期目标是多读一些专业书,远期目标是考取音韵学的研究生。他为吕妍开出了专业书单,随时帮她解答疑难问题,还特意安排她做一些与课题研究有关的工作,比如前期的文献整理与数据统计,让她熟悉这个领域的研究成果和论文的写作过程。在他的指导下,吕妍顺利考取了音韵学方向的研究生。张老师说,“因为我自己热爱语言学,看到有志于在语言学领域探索的学生,总是觉得特别可喜,尽量给予支持和鼓励。”

“爱是教育永恒的主题,无爱不成教育,饱满的师爱比渊博的知识更为重要”,这是张老师的感悟,也是他的工作动力。他非常喜欢和学生互动,喜欢和学生谈天说地,在面对面的交流中输送更多的关注。一次,他偶然得知有位同学因家庭、情感变故及升学压力有抑郁表现,他立刻找到这个学生,先从日常生活、学习聊起,慢慢拉近距离。在建立信任的基础上,这位同学终于开口,把家事和自己的事都告诉了老师。这时,张老师发现,这位同学的精神压力之重已近崩溃。张老师首先帮她约谈了一位心理医生,科学地帮助她疏导情绪。同时,结合自己经历和身边的情况,举出正反若干事例来安慰、鼓励学生。针对她的“重症”情况,张老师实行了长期的“跟踪疗法”。他告诉学生,老师的手机、QQ,微信都开放,遇到问题,一天24小时任何时间都可以与老师联系。双管齐下,这位同学终于放下了精神重担,重燃了升学的激情,毕业时顺利考取了理想中的研究生。直到现在,她仍然与张老师保持着联系,有什么事情总是想着跟老师说一说,听听老师的意见。

张凯老师曾说:“每次听到上课铃响,我都会有一种充满期待的兴奋。下课铃响了,又有种恋恋不舍。希望自己能一直保有这种激情,无论到什么年纪,这份初心依然不变。”在他听来,没有哪一支乐曲能比上课铃更动人心魄。或许正是这种与众不同的感受,造就了与众不同的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