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考生/家长

    考生/家长

  • 学生/校友

    学生/校友

  • 教师/职工

    教师/职工

  • 社会/访客

    社会/访客

浅议美国高等教育质量保障体系

发布时间:2018-01-22  来源:   查看:

摘要:保障和提升高等教育质量是高校发展的第一要务。根据美国高等教育价值理念、制度安排、师生互动、资源环境等方面构建的内部质量保障体系特点,分析以州高等教育委员会、各专业指导委员会为主的非政府组织和多元化的监控认证机制相结合的外部质量保障体系架构,探究了美国高等教育质量保障的内涵、途径、方法,并从内部质量控制上注重对“放”与“管”度的结合和从外部评估监管上注重发挥第三方认证机构的作用两个方面对优化首都高等教育质量保障体系提出可资借鉴的政策建议。

关键词:美国高等教育;质量保障体系;认证体系

世界高等教育发展的主题是质量。1998年,世界首届高等教育大会宣言:重视质量是一个时代的命题,谁轻视质量就将被淘汰出局[1]。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建设教育强国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基础工程,必须把教育事业放在优先位置……加快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实现高等教育内涵式发展。”[2]教育部《关于中央部门所属高校深化教育教学改革的指导意见》中明确要求,在统筹推进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进程中,建设一流本科教育,全面提高教学水平和人才培养质量。而高等教育质量保障体系建设对提高教育质量至关重要。

美国拥有发达的高等教育系统。目前,全美共有联邦教育部认可的具有学位授予权的大学4,147所,在校大学生约为1,990万[3]。《2018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学排名》显示:世界排名前100名的高校中,美国有44所,几乎占据了半壁江山。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美国高等教育之所以取得了飞跃式发展,这与其质量保障体系息息相关。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希望通过分析该体系,为市属院校开展本科教学审核评估工作、提升高等教育质量提供参考。

美国高等教育质量保障体系分为内部管理监控体系和外部监控认证体系两个层面。两者虽然主体不同、方式不同、渠道不同,但相互衔接、相互补充,为美国高等教育质量提供了坚实的保障。

注重加强内部质量保障体系建设

总体来看,美国高校从价值理念、制度安排、师生互动、资源环境等方面构建了独具特色的内部质量保障体系。

1.多元且统一的价值理念深化培养质量

价值理念塑造大学气质。美国高校的特定使命和价值追求尽管多元,但大都包含了求真求善、理性创新、学术自由、开放进取等价值理念,在校园文化和学术活动中渗透着世界公民、爱国主义、科学精神、社会责任、公共利益、人文关怀等教育,如芝加哥大学“益智厚生”的育人理念;麻省理工学院把服务于国家作为最重要的原则,同时加强全球性参与、合作与竞争的办学理念等。由此营造了良好的校风、教风和学风。一方面,这些使命价值浸润到学校战略规划等顶层设计中;另一方面,使得学生在日常校园生活中潜移默化地接受了美国主流价值观熏陶,培养了领导能力、前瞻视野和创新精神,在深层次上保障和提升了人才培养质量。

2.完备顺畅的制度安排及运行机制确保教学质量

第一,董事会决策、校长负责和教授治学,从内部治理结构上保障教学质量。董事会制度是高校内部治理结构的基石,它通过保持信托的完整、聘任校长、筹措与管理学校资源、审批规划和预算、监控学校运作等方式[4]确保高校内部治理体系平稳运转,为保障教育质量提供坚实后盾。董事会通常下设执行委员会、教育事务委员会、学生事务委员会等,直接参与到招生、教学、就业指导、毕业生质量跟踪等人才培养的各个环节。一些董事会成员本身即为资深教授,他们在为学生授课的同时,及时了解一手信息,发挥监督作用。

校长是大学行政管理的核心,由董事会聘请并授权其负责学校运行、筹集经费、提升学校声望等。校长十分看重教学质量,通常把教学和学术事务交由教务长负责,教务长在选择教员、安排课程、授课质量和学术预算等方面对校长直接负责。校长和教务长的专业素质和管理能力对大学教育质量产生比较重要的影响。

教授委员会为教学质量保驾护航。美国高校的教授委员会(或称学术评议会)分为校、院、系三级,组织机构完善。教授委员会不仅在学校教育政策、规划、预算等领域发挥积极作用,而且在涉及学校(院、系)教学科研等重大事项中负有首要责任,这包括教师聘任、课程设定、教学内容与方法、科学研究、学位授予以及与教育过程相关的学生生活等。教授委员会的作用发挥真正实现了教授治学、教授治校的目标,推动了美国高等教育健康发展。

第二,严格的把关机制有效保障了课程质量。制度顺畅运行需要配套机制。一方面,是课程设置的把关机制。经过多年的探索,美国高校已形成了一套严谨的课程设置机制,其中,学校一级负责全校性的通识教育类课程,院系一级负责专业主修课程,分级把关审核。每一级都成立了课程评估委员会或职能类似的机构,评估课程的价值、可行性以及是否与学生需求相符。该委员会还对教学大纲、课程安排、作业安排、考核评价方式等进行严格审核。例如:纽约大学虽然在世界三个城市(纽约、上海、阿布扎比)设有校区,但任何一个校区开发新的课程,均须通过本科生教职工管理委员会审批。另一方面,是授课内容的把关机制。课程大纲对师生而言即为一份契约,如果教师未按照大纲要求进行授课,学生可以向学校投诉,教师可能会面临被约谈或解聘的危险。

3.积极有效的师生互动助推教学质量

美国是一个多民族的移民国家,加之已突破百万的国际生,使得高校学生结构复杂、文化多元,这给高校教学及日常管理增加了难度。美国高校探索出师生良性互动的多种路径,激发大学活力,提高教学质量。

第一,配备学业导师。学校为每一名学生配备学业导师,提供针对性的学业指导。学业导师要了解学生的文化背景、成长情况等,指导学生选择适合的课程。对于学业基础相对薄弱的学生,学业导师采取短期目标与长期目标相结合的方式,帮助学生制定循序渐进的学业规划。

第二,设立学习辅导站。美国高校非常重视对学生学习策略和方法的指导,很多高校设立诸如写作中心之类的学习辅导站,通过预约获得“一对一”的指导。任课教师也要安排时间,为有需要的学生答疑、辅导。

第三,网上学生评教。学生通过评师网等网上教学评价平台,不仅可以评价教师的教学态度、教学方法、授课水平、教学效果,以评促教,而且还可以了解教师的教学内容、授课风格等信息,为选课提供参考。

4.充足平衡的资源环境提升教学质量

资源环境彰显大学魅力。一方面,高校为学生提供先进的软硬件设施,营造宜人的学习氛围。例如:芝加哥大学的哈珀主阅览室被誉为最美的大学阅览室之一,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以及时、安全、环保为衡量标准,提高新房建造、旧房改造与维修工程的效益和效率,宾州大学提高校园设施的日使用率,投资建设最先进的主调度系统[5]。另一方面,配备专门人员在图书及数据库使用、健康服务、心理咨询等方面,为学生提供充分的保障。其中,运用网络信息技术提升教育质量独具特色。

第一,充分发挥网络信息技术促进教育公平提升教学质量。美国作为信息技术最发达的国家之一,将网络信息技术、大数据技术运用到高等教育中已成常态,如北伊利诺伊州立大学开设网络课程,降低了学习成本,让地处不同地域的学生接受到同等质量的教育,实现了资源共享。同时,网络课程有助于学生反复学习,提高学习效果。

第二,运用一体化的信息系统护航学生学业过程。高等教育质量的核心体现在学生的学业上,美国高校在利用信息系统指导学生学业方面也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以北伊利诺伊州立大学为例,该校的学生信息系统里不仅仅是学生的自然情况,更多的是学生的学业信息。系统通过分析学生的成绩对其学业进行监测:一方面,学生根据GPA情况,通过系统与导师约定谈话时间,以便更好规划今后的学业;另一方面,该系统还设有预警机制,学生课程未达标时,预警灯亮起,信息同时反馈给学生管理工作人员,以便及时对特定学生进行特别关注。

以上是美国在高等教育内部质量保障体系方面的普遍做法,每所高校结合自己的实际情况采取不同举措,但“提高教学质量、提升学生能力”的理念不变。

运用外部因素推动高等教育质量发展

高等教育质量直观地体现在大学排名、毕业生质量和监管认证等方面。美国高校在优化内部质量体系的同时,充分借助外部力量共同推动高等教育健康有序发展。

1.州高等教育委员会协调推动高等教育质量

美国宪法规定,除军事院校外,美国联邦政府对高等教育没有直接管辖权,高等教育由各州负责管理。美国绝大部分州都设有高等教育委员会,该委员会作为协调机构,通过宏观调控来保证和促进本州高校的教育质量提升。

第一,重视发挥州高等教育委员会总体指导作用。美国各州高等教育委员会基本上分为三类,分别是:管理委员会、协调委员、计划委员会[6]。主要职能包括制定本州高等教育规划、协调州政府对高校科研经费或政府补贴的发放、对高校新专业进行评估、为高等教育提供信息服务等,但不涉及学校办学的具体事宜。例如:伊利诺伊州高等教育委员会(IBHE)成立于1961年,该委员会实行董事会制度,董事会由16人组成,负责管理州和联邦高等教育拨款项目,批准公立高等学校新增教学、研究、公共服务等机构,对高等教育机构和机构的运作、赠款和资金改进提出建议,以及维护伊利诺伊州高等教育信息系统。委员会通过上述职责维护和监督教学质量。

第二,注重发挥高等教育委员会下设研究机构的作用。美国高等教育委员会下设多个研究机构,各研究机构职能不同。以伊利诺伊州高等教育委员会为例,其下设的学术委员会,一方面,推动大学间资源共享、促进学生相互选课,同时确保本州的学生在州内学校学分互换;另一方面,对公立高校的专业设置进行把控,各公立院校新增、减少、修改课程设置时,需到这里备案。下设的信息采集机构,分析采集的课程设计、学生反馈、教师背景等信息,评估各个高校学生的发展状况、师资水平等,在此基础上,定期与其他州的情况进行对比,为进一步提升教学质量提供指导依据。

2.高等教育认证保障和提高高等教育质量

高等教育认证是美国保证和提高高等教育质量的一种特殊的教育管理和质量保证模式[7],分为专业认证和机构认证。专业认证是指对某一专业的评估,通常与国家专业协会挂钩,由专业职业协会与相关领域的专家一起对专业开展的认证工作。目前,全美专业评估机构有诸如美国商学院认证委员会(ACBSP)、美国工程技术认证委员会(ABET)等近七十个委员会。机构认证是指对整个学校(机构)进行评价。美国按区域划分了六个区域认证机构,分别是高等教育委员会(HLC)、南部院校协会(SACS)、西北高校委员会(NWCCU)、西部高校联盟评鉴委员会(WASC ACCJC)、美国中部诸州高等教育委员会(MSCHE)和新英格兰院校协会(NEASC)。作为第三方评估机构,他们得到教育部授权,负责本区域内高校的认证。

第一,多元认证的客观性和广泛性提升高等教育质量。认证评估涉及到学校、专业建设发展的方方面面。机构认证的主要评估指标包括:办学宗旨、师资队伍建设、教学计划、条件保障、教学设施、学生入学及学位授予、研究生培养、科学研究、学校组织及行政管理等全方位的评估[8]。专业认证主要评估指标包括:教师学术水平、教学经验、实践能力、对教学及学生的热心程度、学生的入学条件、毕业要求、学位授予标准、本专业所需的软硬件条件、课程设置、教学计划、改革目标等方面。机构认证和专业认证,两者互为补充,共同保障高等教育质量。

第二,差异化的认证程序与模式精准服务高等教育质量。机构认证的周期一般为8年~10年,专业认证的周期为5年~7年。每个学校或专业接受认证的模式和标准不尽相同,认证的科学化、精细化更好地服务高等教育质量。例如:国际商学院协会(AACSB)在认证审核的过程中,根据被认证高校自己确定的商科专业建设总体思路、发展的愿景和确定的目标,进行教学、科研、师生关系、社会贡献、国际交流与合作等模块的认证。简而言之,能否顺利通过AACSB认证,并没有统一的、标准化的指标体系,而是针对高校各自的发展情况及自身规划的完成情况进行评估[9]。区域认证以高等教育委员会(HLC)为例。该委员会负责19个州一千多所高校的认证工作,其使命是为保证和提高高等教育质量而服务。

认证过程。第一步是确立标准。该标准由委员会和高校共同制定,每5年修订一次,以保证标准的客观性、科学性。第二步是学校自评。学校按照高校评估标准,全方位地开展自评自查自纠,这本身就是自我提高的过程。第三步是同行评审团入校评议。评审团由同类别的高校专家组成,对被认证的院校进行3天~5天的实地评估,通过查询、访谈、审理自评报告等办法评估该院校是否达标,并提出整改意见。从上述认证过程来看,高校若想顺利通过认证,须按照标准进行办学宗旨、学科专业、师资力量、基础设施等方面的建设,通过内部自评和外部评估,形成适合本校的办学机制,这极大地保障了该校的教学质量。

认证模式。针对不同类型的高校,采取不同的认证模式,确保认证的初衷。一是开放道路模式,主要是针对综合实力强、运行良好的高校,如芝加哥大学,10年评估一次;二是标准道路模式,周期为10年,在第4年、第10年分两次评估、监督;三是学术质量提升项目(AQIP)道路模式,主要是针对社区大学,每年进行一项基础项目评估,持续8年。通过8年的评估就可以申请10年期认证,但大部分院校愿意继续委员会每年的评估,以此持之以恒地提高教学质量[10]。

美国高校的外部质量监控结果对外公开,公众可以通过申请或登录相关网站收集到质量保证文件、审查报告、评估结果等相关信息,方便公众进行横向比较。外部质量监控审查的结果将影响到生源的数量和质量、师资质量,影响到政府拨款、高校的收入。这是高度国际化和高等教育市场化的美国高校十分看重的。

高等教育大众化以来,面对不同层级的各类学校,美国政府逐步找到了保障与监控高等教育质量的合理而有效的方法与途径,形成了独特的质量保障体系,这对于我国如何全面保障和不断提高高等教育质量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笔者认为我国高等教育质量保障体系建设应该在以下两个方面加强:一是内部质量控制要注重对“放”与“管”度的把控;二是外部评估要在切实发挥第三方评估机构的作用上下功夫。我们应学习发达国家的先进理念和经验,构建与我国高等教育评估制度相适应的、具有首都特点的高等教育质量保障体系,逐步形成依据高校功能定位、教学水平与研究能力并重,政府、学校、专门机构和社会多元评价相结合,经费投入与绩效评估挂钩的高等教育评价体系。(作者:董竹娟 葛学彬 陈桂营,单位:北京工商大学,董竹娟系学校党委副书记)

参考文献:

[1]董云川,罗志敏. 话题、问题、解题:中国高等教育如何突围?[J].高教发展与评估,2014,30(6):52.

[2]习近平.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讲话[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7:45-46.

[3]U.S. Department of Education. The Condition of Education 2017[M].National Center for Education Statistics,2017:242,248.

[4]欧阳光华. 董事、校长与教授:美国大学治理结构研究[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11:126-133.

[5] [美]国家研究院国家研究委员会(NATIONAL RESEARCH COUNCIL OF THE NATIONAL ACADEMIES).研究型大学与美国未来:美国繁荣与安全的十大突破性举措[M].朱健平,等,译. 长沙:湖南大学出版社, 2015:87.

[6]Gates S. M.,Augustine C. H.,Benjamin R.,Bikson T. K.,Kaganoff T.,Levy D. G.,Moini J. S.,Zimmer R.W.. Ensuring Quality and Productivity in Higher Education: An Analysis of Assessment Practices [M]. San Francisco: Jossey-Bass. A Wiley Company, 2002:115-116,117-122.

[7]杨院,史秋衡. 高等院校认证标准的辨析—以美国院校认证标准为例[J].高等教育管理,2007,1(4):16.

[8]万毅平.美国的高校认证与教育评估[J].江苏大学学报,2003(2):25.

[9]国际商学院协会.[EB/OL].[2017-11-01].http://www.aacsb.edu/.

[10]美国高等教育委员会.[EB/OL].[2017-10-01].http://www.hlcommission.org.

《北京教育》杂志